斑比亲妈

只萌ME/SK/盾受/00Q

冬夜(下)

暗之绝唱:

写完了,空虚寂寞冷










史波克感觉自己正在面临一个重大的人生危机时刻。


 


握手对于一个瓦肯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亲昵的举动,但是向他提出这一请求的地球男孩显然对此毫不知情。不知道原委,自然也就不能把他当作无理之人,他血液里瓦肯的那一半冷静地要求他出声进行解释,并礼貌地拒绝这个请求,然而不知何故,今天他血液里地球的那一半却发出了激烈的抗议。


你在地球上,按照地球的风俗习惯,和一个地球人握握手,那有什么不可以?


他几乎要被说服了,然而瓦肯的那一半又立即进行了无情的反驳,两种血统在史波克的脑海里斗争起来,他一面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严肃,一面又分出心来感到一丝惊讶。


要知道,在这之前,他的人类血统几乎没在什么事情上发起反抗,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一时间还能占据上风。他从来都用瓦肯的一切标准来作为成长的准则,但今天他似乎在特雷弗先生和普林斯女士家的客厅里遇上了某种神秘的难题,而他动用自己所有的逻辑推论发现,这难题似乎就是面前这个朝他伸出手的小男孩儿。


他有一双那样澄澈美丽的蓝眼睛,它们映着客厅里温暖明亮的灯光,玻璃球一样晶莹剔透。而史波克不得不承认,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让他的思考速度下降了4.8个百分点,这事实简直难以想象。


如果史波克对地球的风土民情再多一些了解,他就会知道,地球人喜欢用狗狗的眼睛来形容这样的眼神,而这种眼神往往被用在人类想要无理取闹的时候——虽然詹姆斯现在并不属于这一情况,但有些人或许算是特例,这一类人只要眼睛从下往上盯着你,就自然而然带上了狗狗眼的效果,詹姆斯恰好就是这样的特例。


此时詹姆斯就用这无比真诚又期待的眼神仰望着他,他的小手还悬在半空,不过手腕往下垂了一点,看起来像是一小截灰心丧气的树枝。


史波克内心的冲突在一时间达到了巅峰,一些逻辑告诉他就算拒绝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另一些逻辑却警告他如果拒绝了也许那双眼睛真的会在一瞬间变得泪汪汪。


握还是不握?这真是一个值得永恒思考的问题。


而目前还没有真正长成一个日后被詹姆斯称为逻辑怪的史波克,最后选择了听从他难得获胜的人类血统,怀着一百万分的决心,壮士断腕一般地,回握住了那只依然悬在半空的小手。


 


开放式厨房有许多好处,而其中一个好处就是你在做饭的时候也能观察到坐在你客厅里的可爱的孩子们的一举一动。


正好目睹了人类文明与瓦肯文明一次伟大的正面交锋的全过程的戴安娜现在感觉自己的脸因为长时间维持笑容都有一些酸痛了。


“吉米将来也许会成为一个推动人类与瓦肯外交关系迈入新阶段的关键人物呢,”站在她身旁的史蒂夫一边翻动着一本介绍瓦肯传统食物的食谱一边笑着评价道,“把人家的耳朵都吓绿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告诉吉米他刚刚做了什么?”


“噢,再等一会儿吧,或许我们需要给史波克一点缓冲的时间。”


“你说得对,”戴安娜揉了揉自己笑得酸疼的脸颊,“毕竟他忽然就和一个可爱的地球小朋友亲了一口。”


“小吉米应当为此负起责任。”史蒂夫煞有介事地摸着下巴冲戴安娜点点头,然后他们的脑海里几乎同时浮现出了詹姆斯绷着一张严肃正经的通红的小脸结结巴巴地表示要对史波克负责的样子,以及再度遭到地球文化冲击的瓦肯小朋友绿到发亮的尖耳朵,这想象里的场景实在太过可爱,让他们忍不住转过脸来,对视着齐齐笑出了声。


越过史蒂夫的肩头,戴安娜看见窗外的雪下得更大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簌簌地从窗玻璃上掠过,这让她想起她初次离开永远阳光明媚的亚马逊一星,来到地球上渡过的第一个冬天。史蒂夫陪着她在雪地里玩了好久,那让他差点患上严重的感冒,不过对此他宣称即使是感冒也是非常值得的。后来他们回了史蒂夫在旧金山的临时住处,他的手冻得有些泛红,于是她把它们捏在自己温暖的掌心里,拉到自己的嘴唇边,在那些冰凉的指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戴安娜感觉到对方温柔而炽热的眼神在追随着她,她抬起头回望过去,看见那双倒映着明黄色灯光的蓝眼睛里自己的倒影,而在他的身后,巨大的落地窗外,雪花不断从漆黑的夜空中徐徐降落,它们无声无息地划过窗前,最后终于落到静谧的大地的怀抱里。


“戴安娜?”


她从记忆里回过神来,而眼前仍然是那双深情的蓝眼睛和窗外静静飘扬的大雪,这让她忽然间产生一种想要亲亲他的想法,而考虑到客厅里还有两个小朋友,她最后选择了微笑着牵住他垂在身侧的手。


以瓦肯的方式来说,这也仍然是一个吻了。


 


今天的晚餐格外丰盛。


虽然史波克内心确实对晚餐毫无期待,但是真的吃到嘴里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小小的惊讶。餐桌上的瓦肯传统菜几乎和他母亲亲手做得一样好,而他思维里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始终坚持认为这是复制机永远也做不出来的味道。显然,宇宙里并没有什么能难倒亚马逊一星的公主和她的男朋友的事情,无论是与敌人斗争,还是做一桌美味的菜肴。


“怎么样!好吃吗?”坐在他对面的詹姆斯睁大了眼睛兴冲冲地向他发问,在得到他的肯定之后,又露出了十分得意的笑容,“我就跟你说嘛,戴安娜做饭超级好吃!”


一旁的史蒂夫欣慰地点着头表示赞同,结果换来了詹姆斯毫不留情的一记眼刀。小朋友的视线光波当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而他恰好有一个关于瓦肯文化的秘密想要用来伤害可怜的无知的小朋友。于是史波克就看着他斜对面的史蒂夫凑近了詹姆斯,在他耳边低低地说了些什么,然后詹姆斯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一片通红,大大的蓝眼睛里充满了惊恐的神色,它们滴溜溜地转了一大圈,最后僵硬地停下来,死死地盯住了他的脸。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片刻之后,詹姆斯慌慌张张地移开眼神,冲着史蒂夫大喊起来,而史蒂夫对詹姆斯的反应显然早有预料,他毫不在意地耸耸肩膀,伸手叉起一块淋满糖浆的松饼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你会这么一心一意地想跟人家握手嘛。”他小声地解释道,然而詹姆斯怎么看都觉得他的表情很不真诚。


“可是——”


“我猜史波克应该也不是很介意,起码他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最后还是跟你接——呃,我是说,握手了。”


“我简直像是借着无知在占他的便宜!”


“好了吉米,这只是个有趣的误会,不过有些外星风俗文化确实值得学习研究。”史蒂夫尽量让自己的笑容不要过于明显,不过詹姆斯现在的样子真是可爱过了头,最后他还是没忍住,伸手在那张涨得通红的气鼓鼓的小脸蛋上戳了戳。


史波克承认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好奇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这样的好奇心还不足以驱使他开口询问,从詹姆斯刚才的反应来看,那或许和他有关,这结论让他的好奇又多了几分,但询问一件别人并不想告诉你的事,是不符合逻辑的——他今天晚上好像也没剩什么逻辑了吧?他甚至和一个地球小男孩来了个亲密的吻!一想到刚才那一幕,史波克心里就不由地涌起一阵懊悔,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逻辑,驱使着他不仅放弃了解释,还应允了对方这样唐突的要求。


“你还好吗?”


他回过神来,发现身边的戴安娜正一手支在桌面上望着他。


“肯定的,我很好,普林斯女士。”


“天哪,叫我戴安娜,”她有些无奈地笑道,“我知道瓦肯人通常避免与他人进行过多的肢体接触,不过用一个亲昵一点儿的方式称呼朋友应该还算好?”


“是啊是啊!等等,你还没叫过我名字呢,可不要叫我詹姆斯,那让我感觉我好像犯了什么大错似的,”男孩儿挥舞着手上的餐叉,“叫我吉姆,或者吉米!”


如果让他知道我是准备称呼他为柯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了。


 


晚餐后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享用了甜点,詹姆斯想要和戴安娜一样吃香草口味冰淇淋,这遭到了史蒂夫无情的拒绝,他试图要向戴安娜撒娇,然而她好像很赞成史蒂夫的观点。


“吃冰淇淋会让你腹痛。”她温柔地摸着他的脑袋说道。


“那也不一定……而且你正吃得很开心。”他瞪大了眼睛撅起嘴,抓住她的胳膊来回摇晃着。


“我亲爱的小吉米,你知道我并不是人类,吃再多的冰淇淋也不会让我难受。”


“那他也在吃。”他指向戴安娜身边的史蒂夫,此刻他正在心安理得地用勺子挖着戴安娜的香草冰淇淋。


戴安娜像是没听见他在说什么,俯身从茶几上端起装着草莓蛋糕的盘子递到他的面前,又把叉子塞进他和史波克的手里,詹姆斯不由地感觉她带着笑容的美丽的脸上仿佛满满地写着“双标”几个字母。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史蒂夫从戴安娜身边探过头来,“吉米,考虑到你的身体综合素质,吃蛋糕显然更安全合理。”


他当然说得有道理,不过那还是遭到了詹姆斯的鬼脸攻击。他气鼓鼓地用叉子去戳盘子里无辜的蛋糕,又挖下一块粉红色的奶油,恶狠狠地塞进自己嘴里,那模样倒好像是蛋糕抢去了他吃冰淇淋的资格。


史波克对此并不理解,餐后吃冰淇淋还是蛋糕或是什么都不吃,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区别。他秉持着入乡随俗的逻辑坐在沙发上和他们一起吃甜点,在这过程里他越发感觉到詹姆斯是一个非常难以理解的幼年地球人类,他具有多数地球儿童活泼好动、情绪不稳定的普遍特点,却又比他认知里的地球儿童聪慧得多,他甚至可以没什么障碍地和史蒂夫聊起关于星舰内部构造和运行的许多专业知识,要知道,就算他有一个舰长父亲,这也不是容易习得和掌握的知识。而史波克发现自己对此感到了一点没由来的愉悦。


“我很乐意继续和你讨论关于更多星舰学院战术指挥课程的问题,不过那得放在明天,现在,你们应该去洗澡,然后睡觉。”


“现在才九点半!”


“九点半可不算早了,吉米,你还在长身体,需要足够多的睡眠。”


“你只是不希望我们在这儿当电灯泡!”


“噢,我们小吉米懂的可不少呀。”


“你别——嗷!”他冷不防地被戴安娜一把捞起来夹在了胳膊底下。她轻松地固定住小孩儿胡乱扭动的身子,就这么把他拎到了楼上的浴室里去,不一会儿楼上就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戴安娜回答客厅里,在史波克的另一侧坐下来,现在她和史蒂夫一左一右地把男孩儿夹在中间,这让他感到了一点紧张。


“吉米今天的情绪有点激动。”


“希望乔治能改变主意,那孩子真的很伤心。”


“他刚才并不是故意的,”史蒂夫忽然转向他,“吉米并不知道握手对于瓦肯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希望你没有因此受到冒犯?”


史波克摇了摇头。


“我并没有出言解释,”他盯着自己的膝头和交叠着放在上头的双手,那双手的指尖还泛着一点儿绿色,“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然而我最终选择了与他握手,我并未因此受到冒犯,相反地,我感到我的行为不合逻辑,如果他之后对此有所了解,是否会引起他的不快?”


“我向你保证,不会的。”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只好点点头。


“另外,你会介意今天晚上和他睡一张床吗?”


史波克抬起头来,正对上一双和詹姆斯有些相似的蓝眼睛。


“抱歉,我和戴安娜两个人住,朋友们通常不会在我们家里过夜,所以我们只留出了一间客房,另一间需要花上一些时间整理才适合住人。”


他知道如果他真的介意,他们一定也会想出办法来让每个人都舒舒服服地过上一夜,可是,和詹姆斯躺在一张床上睡觉,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


 


“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呢……”穿着戴安娜专门准备的天蓝色睡衣的詹姆斯趴在床上小声说道。


“在只有一间可及时使用的客房的情况下,两个体型较小的人共享一张面积足够的床是符合逻辑的。”史波克坐在床的另一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睡裤,它们是淡绿色的,上面画着一些浅棕色的圆滚滚的tribble,领口上还坠着小毛球。


“史波克,你说话的方式真是太可爱啦。”詹姆斯把脸埋在枕头里咯咯笑起来。


“这只是瓦肯人惯有的表达方式。”


“显然你们都很可爱!”他抱着枕头翻身坐起来,“我得向你道歉。”


“为何?”


“我……呃……我不知道瓦肯人不喜欢肢体接触,唔,你们的手……”他感觉自己脸红了,活像个古早电视剧里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应当是我向你表达歉意,我未向你解释原因,也未及时纠正误会。”


“好吧,那我们扯平啦。”


“你是指我们彼此谅解了对方?”


“是的是的,不过我觉得我以后有可能还会忍不住碰碰你,比如拍拍你的胳膊什么的,我可以那样做吗?”


史波克看着那双不合逻辑的蓝眼睛,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有点庆幸自己刚才把灯光亮度降到了百分之二十,这让他发绿的耳尖变得并不明显。


得到满意的回复,詹姆斯的脸上露出笑容,他还想说点什么,一张嘴却被一个大大的哈欠打断了。


“你需要休息了,吉姆。”


“唔……我还精神着呢!”他不甘心地揉了揉眼睛,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从你的身体反应来看,你并不精神,吉姆,你需要休息。”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然而困意过于强烈,几乎瞬间就坠在了他的眼皮上,沉甸甸地往下压。这次不用史波克再催促,他已经歪着身子倒回了床铺上。史波克拉过被子替他盖好,自己也侧身躺了下来。


“唔……晚安……史波克……”詹姆斯嘟嘟囔囔地小声说着,呼吸很快变得均匀。


史波克想起了他美丽的人类母亲,阿曼达也总是在睡前对他说晚安,附带一个落在他额头上的轻柔的吻,他有时候有些抗拒这对于瓦肯人来说过于亲昵而缺乏逻辑的举动,但今天他却格外地想要回应。


“灯光,百分之零,”他悄声说着,房间里随着他的指令,陷入了一片宁静的黑暗里,“晚安,吉姆。”


 


“孩子们都睡了。”


“是啊,十点半可是属于成年人的时间。”


“你想做点什么?”


史蒂夫笑起来,侧过身子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唔,继续吃冰淇淋?”


戴安娜也笑了,她捧住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指尖滑过对方笑得弯起来的嘴角,然后把自己的嘴唇凑过去。


 


窗外的雪已经停了,昏沉的夜色把世界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黑暗里,在天空之外更遥远的星河里,最后关头改变主意的乔治·柯克舰长在得到批准后正式下令指示开尔文号返航,探索星系什么时候都不晚,至少这个十二月,他决定回家陪陪他可爱的小儿子。


他会在六天后的下着雪的清晨回到河滨镇,而他的小吉米会远远地向着他跑来,踩过覆盖大地的层层新雪,像只小鸟儿一样,降落在他的怀抱里。




end

评论

热度(71)

  1. LEON暗之绝唱 转载了此文字
  2. 斑比亲妈暗之绝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