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比亲妈

只萌ME/SK/盾受/00Q

【AOS】[Spirk]尴尬(一点小甜饼)

捕捉夜翼好过年:

前文:儿子的恋人 (请戳我主页)


Summary:尴尬应该怎么治,还是互相报复好了。


在为Amanda和Sarek安排好了房间之后,Amanda笑盈盈向他们二人道了晚安。Jim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扯了扯扣得严严实实的领子,整个人都萎下来了。


Spock走进他,伸手替他解开了最上面的几颗扣子,露出了星星点点的红痕,“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休息了。”


Jim抚着自己的颈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太自然地把目光从Spock脸上移开,“那我就回宿舍了,我跟Bones说了今天要回去。”他向后退了一步,准备转身去拿PADD。


Spock赶紧上前一步握住了他的手臂,低声说,“别走。”


Jim郁闷地盯着Spock的手,情不自禁地握了上去,“你不知道当时有多尴尬,该死的,我身上一点衣服也没穿,还有你留下的那些痕迹……”说着他使劲地在Spock手上捏了一把,脸色泛红,愤愤不平。


Spock脸上也有点发烫,但他依然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所以他们都知道了,你就更没有必要走了。”


Jim显然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我还差点被扔在地上的内裤绊倒了,噢,Spock,我不能再直视Amanda的眼睛了……”他自暴自弃地把头埋在Spock肩上,像一只失意的大型犬。


Spock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头发,“我母亲不会介意的。”


“可是我介意啊!”Jim闷闷地说,在他肩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这个举动让Spock心里麻酥酥的,“不过你说得对,反正他们都看见了,我们也没必要刻意表现得那么……那么‘清白’。”说着他又为这个用词笑了起来。


Spock感受着肩上的颤动,稳稳地搂住了他的腰,轻轻说,“Jim,我很抱歉,我应该提前做好准备以应对我母亲不按常理行事的个性而带来的后果,我本应该更谨慎的。”


Jim在他背上玩笑地锤了一拳,“嘿,你是想说你母亲不符合逻辑吗!”


Spock颇为无奈地说,“她的确擅长给我带来惊喜。”


Jim想起了几年也见不了一次的Winona,眼神一黯,喃喃道,“你母亲真好。”


Spock看不见他的神情,但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悲伤,他收紧了手臂,“待我们正式举行了链接仪式以后,她也是你的母亲。”


Jim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只手指闲散地在Spock背上乱划着,若有所思。Spock明白他的顾虑,他只能尽量通过链接向他传达去安抚的情绪。


过了一阵,Jim似乎是划得无聊了,忽然又问,“你说的更谨慎是什么意思?”


Spock微微勾起嘴角,带有暗示性地在他颈子上轻轻一点,Jim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直接翻下Spock的衣领,泄愤一般在他颈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Spock一声惊呼,迅速与他拉开了距离。


Jim笑眯眯地说,“礼尚往来!”Spock一只手捂住了颈子,匪夷所思地看着他。


Jim白了他一眼,“你回来时居然还大声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尴尬又被你翻出来了。你也好好体会一下这种感觉吧!”说完潇洒地一转身,向房间走去。


Spock站在原地,想起明天下午还有课,不禁心中一叹,暗暗估量着教官制服能不能遮住这个咬痕。他左手一边无意识地按在颈子上,一边向房间走去。


然而他没想到就在拐角处,忽然与走出来放茶杯的Sarek打了个照面。Spock一愣,才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得体,手也不知道是放下去好还是继续捂着好,他看着一脸严肃的Sarek,顿时体会到了Jim那翻天腾海而无处安放的尴尬之情。


所幸的是Sarek对他奇怪的动作视若无睹,只是冲他微微点了点头。Spock就僵硬地保持着这个不上不下的动作,故作镇定地向他道了晚安,然后加快了脚步回到房间。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们错身而过之后,Sarek回过了头,看着他略显慌张的脚步,素来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近似微笑的表情,还带有几分怀念。


——


第二天早上,Jim穿着红色的学员制服,夹着PADD,风风火火走出房间地准备奔去上课时,发现窗边的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早餐。


Amanda拿着餐刀站在桌边,切着面包,Sarek在她的指挥下给面包片涂果酱,Spock在一旁倒茶。


清晨的阳光把气氛衬托得很是静好,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温馨场面让他鼻子一酸。而此时Spock若有所感地抬起头,一双暖棕色的眼睛望向他,眼中全是关切之意,“Jim。”


Amanda也注意到了他,她放下餐刀,轻快地一拍手,“早上好啊,甜心!你穿红色真好看!Spock说你赶时间上课,总是在路上吃早餐,我就给你准备了三明治!”她微笑地看着Jim,眼神明亮。


Jim回过神,真诚地表示了谢意,并毫不吝啬地称赞了她的美丽,这让Sarek和Spock默契地挑了挑眉。Jim走到餐桌旁,礼貌地和Sarek道了声问候,然后热情地拥抱了Amanda。


Sarek放下面包片,在Jim背后又一次挑起了眉,Amanda双手按在Jim背上,好笑地看着Sarek,又瞥了Spock一眼,口中佯装抱怨地说着,“Jim,如果你能够把Spock欠我的拥抱都补给我就好了!”Jim大笑,昨天积累下来的尴尬顿时烟消云散。一旁的Spock和Sarek再次互相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Spock把Jim送到门口,递上三明治,Jim低声说,“我今天满课,还有几个实验,中午可能没时间和你们一起去吃饭了。”Spock点点头,“无妨,他们中午计划会见旧友。”


他回头看了看专心打理着早餐的Amanda和Sarek,忽然欺身上前,在Jim唇上留下一吻,“再见,ashayam。”Jim舔了舔唇,整个人都为之一亮,刚才的那一点不安尽数散去。


他打量着Spock,他依旧穿着昨日的瓦肯长袍,颈子上微微露出了一点咬痕。瓦肯长袍的领子都盖不了的咬痕,教官制服更遮掩不住,Jim不禁心中得意,他慢慢凑近Spock耳边,“期待在学院里看见你,”然后一字一顿地说,“Pro-fe-ssor”。他满意地看着Spock绿了耳尖,挑逗地冲他眨了眨眼,推门而去。


——


晚上Jim做完实验回到公寓后,发现Amanda和Sarek已经离开了。


而Spock一反常态,他穿着黑色的教官制服坐在沙发上,颈侧的咬痕清晰可见,但他依然一丝不苟,神情严肃,就像在课堂上一样,他以一种做科学实验的平板语调说:“Kirk学员,我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自我父母昨日抵达到今日2.3个小时前离开,他们都没有坐过这张沙发。鉴于你是当事人,我假使你可以解答我的这个困惑。”


Jim一声呻吟,手中的PADD落到了地上,绝望地捂住了脸。


-END-

评论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