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比亲妈

只萌ME/SK/盾受/00Q

【ME】love you like the movies (二)(黑帮AU)

倒地不起:

Love you like the movies(二)


                       By 倒地不起


Cp:Mark/Edurado


 


                      他们不属于我,但却存在于我深深的脑海里。


 
2.
Written on these walls are the colors that i can’t change


 


“这就是你他妈与我见面的的方式?”


“......”


“Mark,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


本以为他们不会再相遇,本以为他就在那天意外消失后不在出现,却没想到他竟然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以为他可以冷静的面对过去,面对这一切,两年了,原来只是他还没有长大,而这一切都只是他以为而已。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Edurado向门口走去,他真的不想看到他,他想他没想好怎么面对他。


 


“Mark ,you are asshole!”Chris愤怒的推开包间的门,却在四处张望没看到对方的时候,怒喊道,“mark!!”


“oh,谁惹我们的公关大人生气了。”


“Dustin你信不信我让你一个月都没有假期!!”


满脸惊恐的抱住Chirs ,拼命的摇着头,“我什么都说,你只要不坑我就行。”


“那你说吧。”Chris一脸悠闲的坐在了沙发上。


Dustin愣了愣,最后清理了嗓子,说道,“Mark和Wardo是恋人,他们从没分手。”


Chris一脸预料之中,说,“我怎么不知道。”


“唉,有些事情一言难尽啊。”一个抱枕向Dustin脑门袭来。


 


 


“I miss you,Wardo.”


抓到门把的手立刻缩了回来,Edurado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他自嘲的笑了笑,转身说,“我们已经分手了,Mark.”


“I miss you ,Wardo.”


“从你莫名其妙消失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束了。”


“I am here for you ,Wardo.”


“闭嘴,Mark。”


Mark堵上了Edurado 的双唇,他不想听他烦躁的,不想知道他的忧伤,他只想吻他,他只希望知道他在他身边就好。


像对待珍宝一样,Mark轻轻啃噬着他的下唇,Edurado被他的小心翼翼一点点的麻木,不自觉的搂上对方的脖颈,在对方进入自己的口腔时,情不自禁的缠绕上对方的舌头,相互纠缠着。


而Mark的手不安分的抚摸着他的后背,舌头继续处于进攻的状态,却又温柔似水的舔舐着对方的每一颗牙齿,每一个表皮,他想真切的感受着他的存在,就像过去他们躺在沙发上缠绵的甜蜜。


当Mark的手伸进他的西服里时,Edurado猛地清醒过来,试图推开这个男人,Mark却像八爪鱼一样死命的黏着他,狠狠的咬了下对方的舌头,被刺激到痛感的Mark不情愿的退了开来,满是情欲的双眼,也在一点点的恢复冷静。


Edurado急忙的整理下着装,“Mark,我们已经分手了。”


“Wardo,我们从来没有结束,至少在我的记忆里,你和我都没有提出。”


“ok,那么我现在提出我想分手了。”


“你明明还爱我,明明你刚才就要跟我......”


“够了,Mark,你就当他是个意外好了,或者是我们的分别吻。”Edurado粗暴的打断了后半句话。


“Wardo,只要我没提出来,你Edurado就还是我!男!朋!友!”最后三个字狠狠刺痛着Edurado的心,每个字都那么铿锵有力。


“Mark我们的感情,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了?”


看着Edurado满是嘲笑的面容,Mark无力的垂下头,连昔日昂扬的小卷毛也无力的垂下,他想,Wardo重来不会这么对他说话,他用全世界最温柔的眼睛看着他。


“dong”。


世界都安静了。


 


“Edu,怎么样?”Jeffery顺势搂过Edurado的腰,边走边说。


“就那样吧。”Edurado试图糊弄过去。


Jeffery好似注意到Edurado的神情中的失落,继续问道,“那样是什么样?”


“那个人出现了。”


“你的前男友?”


Jeffery还记得有一天晚上他接到Edurado的电话,满是醉酒的不清醒,还有着微微抽泣的声音,电话那头的弟弟,呢喃道,“他走了,他就那么走了,哥,我想我又想他了。”那一句“我想他”,抽动着Jeffery的心弦。第二天,他看着弟弟假装若无其事的微笑,聊天,他知道他的Edu终于长大了,那些虚弱与不振也开始隐藏于心底。


粗暴的揉了揉弟弟的头发,笑道,你是Edurado Saverin,你应该懂得怎么处理好这些感情,Edu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去爱,也不是所有事情都是你以为而已。


Edurado点了点头,像想到了什么时说,“发型乱了。”


一个侍从尴尬的站在一边,低声道,打扰了,这个链子那个先生说给您。


Edurado把头扭到一边,不满道,“拿走。”


“这个宝贝还是留着,有些东西还是要赚些利息,Edu,你觉得呢?”一把拿过项链,搂过Edurado向吧台走去。


 


“怎么样?怎么样”,Dustin一脸期待的看着Mark。


“你看他那个臭脸,这不就被拒绝了吗?”


Mark瞪了Chris一眼,“与Saverin家族的合作立即提上日程,我想他们会对我们的软件很感兴趣。”Chris撇撇嘴,“对了,政府那边合作还Ok吗?”


“市长想见你。他约你后天。”


Mark点了点头,拿起电脑缩到一边。


“Mark,我们推出的新社交软件Jumo上市情况非常好,天使投资给我们注资五千万美金。”


“Dustin这段时间Jumo就交给你负责了,Lex那边需要我来处理下。”


“我这个月是没有假期了吗?我还要交女朋友呢?男朋友也可以的。”害羞的看了眼Chris。


“Sean,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他说他正在帮我们扩展领土,前两天刚跟一个帮派干了一架。”


“他什么时候能够文明点?”Chris翻了个白眼。


 


“Jeff,Lex前脚刚干了我们一个地皮,后脚又提出想跟我们合作,你怎么看?”


“这个事情我交给Edu了。我想Edurado跟他们公关关系是好朋友,可能推动合作,只不过地皮这件事,我想交给Edu处理,他不可能一直走我们为他铺好的路。”


“嗯,那么Peter那个老头子又出了什么动静,他不是一直想要我们西边那片土地吗?后天那场政府竞拍会,势必要拿下,不惜动用一切手段。”


“好的,papai。Peter先生那儿我派人留意了,一有情况向我汇报。”


“你先等下,我怎么听说Dudu以前跟一个男孩子在一起过。”老Saverin看着Jeffery。


“这我就不清楚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兄弟两就这方面特别一致,那个男孩如果威胁到他,就处理掉。我不喜欢有太多麻烦。”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低头翻看着手中的资料,Edurado揉了揉眉心,随手拿下鼻梁上的眼镜,地皮被抢这件事,Mark究竟是持着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的,他到底要干什么,他到底藏了多少秘密?他想他明天该去趟莱布小镇了,会会那个抢了地皮的Sean Paker。


 


坐在飞机上,疲惫的翻看着手里的企划书,Edurado总觉得方案中有些瑕疵,他下飞机后就必须及时和Chris 的联系,他希望自己手上的第一件合作项目不要出什么意外,不过面对Mark他好像总是会让一些意外发生,但是如果能把危害降到最低,他想对谁都好吧。


 


“少爷,你需要今晚安排和对方的会面吗?”


“不了,把Sean Paker常去的那家酒吧告诉我,我去找他。”


“大少,不让你一个人去。”


“派两个人暗中跟着吧,我不想出什么幺蛾子。”


 


即使穿的在随意,酒吧里多出一个陌生人,大家也会突然的警惕起来,即使假装不在意,肆意狂欢,但是陌生人的每一个动作都会生生刻在大家的脑海中。


“一杯威士忌加冰。”


“你是外来的吧?”酒保大叔问道。


“我找人。”


“那我建议你做到角落里,这里的人不太喜欢陌生人,而且还长的那么好看。”


Edurado耸了耸肩,走向角落安静的喝着手中的啤酒,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时间到了,我们该狂欢起来。”


人群中虽然有掌声但是大家都没有行动,Sean Parker在大家的眼神中仿佛注意到角落上那个身影,当看到对方的面孔时 ,笑道,哦,一个久违的老朋友,大家继续,我和他聊聊。


不知道谁起了个头,音乐就这么想了起来,人群开始舞蹈,开始狂欢。


Sean Parker 扯着嗓子吼道,“跟我来。”


穿过一拨拨人群,来到个安静的酒窖。


“来一杯?”


Edurado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你还欠我个人情吧?把你手下刚抢的那片地给我。”


“不要这么直接嘛!”Sean拍了拍Edurado的肩膀。


“酒吧聚众闹事?”


“都过去了,不要提了。”


“吸毒?警察都来了?”


“还你一半?总不能不给弟兄脸嘛?”


“Mark Zuckberg知道了会怎么办?”


“够了,给你,给你,但是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Edurado咧开嘴,笑道,“我不喜欢同一件事威胁一个人两次。”banbi的眼睛眨啊眨,Sean有种真是输给这个小子了的挫败感。


“你回归家族了?据说你见到了Mark?有没有种旧情复燃的欲望?”Sean一把环住Edurado的肩膀,坏笑道。


“你觉得我那段时间过的不够惨吗?”


“okay,okay,我们不提他,要不要再一起喝一杯?”


“不了,我还要赶回去,对了,他们说你兄弟想动我的地盘是因为一个女人?”喝了口酒,润了润嘴唇。


“怎么,你又直了?”


“只是好奇而已。”放下酒杯,Edurado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出去。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的珍惜,Sean无奈的摇了摇头。


 


“暴君电话。”刚刚那个酒保把电话递了过来,Sean意外的吃惊于电话打来的速度。


“解决了吗?”电话那头声音的不冷不淡。


“嗯,Mark?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Edurado这些事情。”


“不知道。”


即使在电话的这端,他也知道Mark此时的表情一定很不愉快,他从来不希望别人插手他和Edurado的事情,Sean知道那可能是种占有欲,也可能是对私人生活的保护,不过私人生活真的是种放屁,当初跟Edurado在一起时,他恨不得整个宿舍楼的人都知道Edurado是他男朋友。


 


“还有事吗?”


“过几天我就回来了。”


仓促的挂了电话,他觉得比起操心他两的事情,撩妹更适合他。


今夜注定是Sean的夜晚。


 


TBC


这里的JUMO是源于,Chris Huges先生推出的社交平台,原因是改变世界。


 


脑子已完。六月份见。


 


Ps:看了圈里太太剪得加菲视频,我看到一句话,大意是感谢上天,让她遇见了一个笑起来比阳光都暖的少年,分分钟泪目。那个人笑起来的模样,感觉什么都治愈了。

评论

热度(31)

  1. 斑比亲妈倒地不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