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比亲妈

只萌ME/SK/盾受/00Q

(TSN/ME)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哈利波特AU)

晏怀瑾:

 @吧唧小可爱 姑娘的脑洞,哈利波特AU,设定为格兰芬多!Eduardo和麻瓜!Mark,前方时间线偏差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 
以下正文

01

Facebook现任CEO,著名的暴君阁下Mark Zuckerberg被绑架的第三天。
这场绑架来得莫名其妙却又意料之中,Mark早在一个月前就收到过威胁信,但他很干脆地把这个扔到了垃圾箱里,这不是什么大事,自从Facebook崛起以后,Mark收到过的威胁警告合起来都快比他的人高了,他出门的保镖数量也因此一加再加,所以Mark很快把这个扔到了脑后。
可谁能想到这群绑匪就真的这么干了呢。
看来以后绝不可以因为一个BUG凌晨单独出门并且还跑到车库去取车,Mark躺在地上胡思乱想着试图来分散注意力,他身上被打过的地方疼得厉害,地面上的寒气冰得像是可以渗入骨髓,长时间的缺水让他眼前有些发晕。
绑匪们估计是想看看著名的暴君变脸的样子,他们恶意地用枪在Mark面前比划,还附带有拳打脚踢,可Mark从没让他们如愿过,暴君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连根眉毛都没动过。
Mark确实没有多少害怕,他已经用三天摸透了这群绑匪的行动规律,并根据周围环境推断出了自己的大概位置,再过两个小时,绑匪一号和二号会出去吃饭,他们会把手机放在侧面的窗台,昨天Mark已经试探过剩下的三个绑匪对自己自主行动的容忍度有多高,然后只需要一条短信,这群绑匪就会被扔进监狱......
Mark的想法在这时戛然而止,仓库的中央出现了轻微的旋风,一个俊美的青年凭空出现在了原地。

02

青年有着漂亮的容貌、小鹿斑比般温柔的大眼睛和棕色的服帖的头发,尽管他的穿着有些奇怪——标准的衬衣领带外面罩着一件奇怪的黑色长袍,头上戴了顶尖角的黑色帽子,身上还散发着腾腾杀气,但Mark立刻就认出了他。
Eduardo Saverin,那个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面的挚友。

Eduardo的出现立刻引起了绑匪们的骚动,几乎是立刻的,在场所有人都掏出枪支对准了这个漂亮的年青人,巴西青年并没有在意这些枪口,他的目光在现场迅速扫过,立刻放在了Mark身上。
Facebook暴君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凄惨至极,缺水和寒冷让他脸色苍白憔悴,露在外面的手上还带着淤青,Eduardo的脸上顿时含满了怒意,他冷笑一声,伸出了掩在长袍底下的手。
巴西青年的举动立刻刺激到了绑匪们,他们立刻扣动了扳机,可就在下一秒,Eduardo握着的小细棒上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子弹瞬间失去力道掉落在地上,接着Eduardo像是念了句什么,空气里响起了尖锐的呼啸声,五个壮汉在下一刻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扔到了仓库顶上,接着他们就像个破麻袋似得在半空中漫天飞舞,还伴随着惊恐的尖叫和哭泣声。

Mark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颠覆了他整个世界观的场景。

“Mark,你没事吧?”
Eduardo解决掉那群犯罪以后,把小棍子指向了躺在地上的Mark,暴君手上的绳索瞬间脱落,就在这时他才看清楚Mark身上的伤口有多吓人。
“该死的,我不擅长医疗咒。”Eduardo难得的爆了粗口,他擅抖着去触碰小个子没受伤的地方,Mark沉默着没有说话,仓库里只剩下还在飞舞的绑匪们的求饶声,巴西青年强忍着怒火,红色的光芒从他手上木棍的尖端飞出,伴随着一声“昏昏倒地”,绑匪们瞬间掉在地上陷入了昏迷。
“Wardo,这是什么?”Eduardo一回头就看到Facebook的现任CEO脸上一脸探求欲盯着自己的魔杖,刚刚看起来还是重伤的人现在正生龙活虎地等待着他的解答。
巴西青年忍了又忍才没有把前人质一棍子敲昏,但很快他也不需要这么做了。

年轻的暴君在紧绷的神经放松后,立刻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

03

Mark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里,周围围了一圈亲朋好友。
等大部分人走光以后,他才有空询问Chris,公关对此同样的百思不得其解:“FBI已经确定了你的位置,但是还没等解救行动开始,我们就收到绑匪手机发送来的坐标,等我们到现场以后——”
想起仓库里的场景,Chris一脸茫然:“绑匪们全部昏迷在了地上,你好好的躺在仓库中央,伤口做了急救处理,身上还盖着一根毛毯。”
Chris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就觉得荒谬,不光是他,在场的所有特工们都目瞪口呆,负责人表示这是他见过最奇怪的绑架案,这个年过半百的资深探员在多方探查无果后只能扔下一句猜测“或许有个超级英雄来做好事了?比如纽约的蜘蛛侠什么的?”
“那些绑匪有说什么吗?”Mark问出了他最关心的话。
Chris摇摇头:“他们只记得自己还坐在仓库里,然后记忆就断片了,估计是被打晕了,说来也奇怪,他们身上一点被打晕的痕迹都没有。”

鉴于医生的嘱咐,Chris稍坐一会就离开了。
Mark一个人躺在床上开始思考和回忆,其实Eduardo也没有把一切都掩盖得滴水不漏,早在哈佛时期,他就已经满身破绽了。

比如只要Mark发生了什么事,Eduardo出现在现场的速度总是快的可怕,明明Mark通过他的课程表知道他应该在教学楼上课,签到表也证明他应该坐在教室里,可Eduardo总能在几分钟之内出现在H-33。
再比如大二的时候,隔壁班有个脑子里长满了肌肉的大块头恶意陷害了一把Mark,还没等Mark来得及查出证据,第二天大块头就在Eduardo的询问下在公众场合自己吐露了真相,Dustin用了最夸张的咏叹调来描绘那个大块头像傻了一样对每个问题有问必答,说出来的还都是实话。
这样奇怪的、无法解释的事情还有很多,从Eduardo随时随地都能从背包掏出来还永远热腾腾的三明治——专门用来强行给Mark加餐的那种,到他飓风都吹不乱不知用什么定型的头发。
可Mark从来没多费心怀疑过这些,他的前方有万丈高峰需要攀登,而他注定将加冠戴冕登上王位,同这些相比,日常生活的里小事实在都太微不足道了。

04

出院后Mark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Eduardo:“Wardo,我想见你。”
Eduardo在那头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在听,Wardo,”Mark的声调高了一些,“说真的,你就不能现在出现在这儿,让我们面对面聊吗?”
“醒醒吧Mark,我在新加坡,怎么可能立刻出现在你面前。”Eduardo语调里满是气愤。
“可是你上次——”
“我们现在距离太远了,幻影移形有着距离......”Eduardo想也不想的反驳,随后他的声音紧张了起来,“总之这是不可能的。”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Mark不死心地又打了一次,这次Eduardo把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极度不满的暴君连续五天发邮件给Eduardo,试图说服巴西青年把自己的号码移除黑名单,并且能飞过来(字面意义上的飞)和自己见一面,很快他的邮箱也躺进了黑名单里。

守株待兔从不是Facebook暴君的风格,一周以后,Mark踏上了新加坡的土地。
Eduardo拉开门的时候快被他吓死了:“梅林啊,你怎么在这儿!”
“我做了足够的准备,总之,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Mark的语气坚定,良久之后,巴西青年妥协了,他让Mark进了屋。

房间里面的布置很正常,看上去完全是一个普通的亿万富翁该住的地方,Mark扫视了四周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他回过头询问:“所以,你是一个神明或者变种人之类的?”
“什么?”Eduardo看上去很吃惊。
“我查询了所有的资料,系统告诉我,你要么是个变种人,要么就是什么来自北欧的神明.......”
“少看些漫画Mark,”Eduardo哭笑不得地打断了Mark的推理,“我是——怎么说呢,我是一名巫师。”

“所以,那次傻大个在所有人面前说出真相是你用了-额-巫术?”Mark好奇地询问。
“是的,但只有那一次,”Eduardo有些不甘愿地承认了,“我用了吐真剂,微量的,确保不会触犯太多法律。”
“还有那些——那么多,真不敢相信我当时居然没有发现。”
Eduardo没好气地道:“你当时的眼睛里只有红牛和电脑,我都怀疑就算我当着你的面施法,你能不能发现还是个问题。”
Mark耸了耸肩,但他很快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既然这样,Wardo,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加州,拉投资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吧?”
“我说了我不会随意对麻瓜使用魔法,那是违法的,”Eduardo不满地抗议,Mark则记下了新单词「麻瓜」,“那段时间我们在进行生死存亡的战争,有一个黑魔王——类似于独裁者试图统治巫师界,虽然我已经从霍格沃兹毕业,但我仍然是格兰芬多的一员,我回去参战了。”
“霍格沃兹,格兰芬多?”Mark皱眉。
“那是一所魔法学校的名字,也是我的母校。”Eduardo有气无力地解释。
“所以那段时间你告诉我你在纽约拉投资,其实是在参加巫师大战?”
“是的,”Eduardo承认,“我当时在英国。”
“所以那时候你不怎么联系我也是因为这个。”
Eduardo为这个控诉睁大了眼睛:“真不敢相信你会说这种话,Mark,你的每通电话我都回复了。”
“我有天上午给你打了七通电话想告诉你Sean来了,结果你就接了一次,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
“我那时候刚刚干掉一个食死徒!”Eduardo的语气比Mark还要不满,“我在生死存亡的大战里居然还接电话和你聊了两句,梅林啊,我当时一定是疯了。”

Mark不说话了,Eduardo克制住自己的怒气,他想起了帕图奥罗的那个夜晚。
那段时间是时局最紧张的时候,美国同样布满了黑魔王的耳目,为了能顺利瞒过他们到达加州,他费尽心思做了很多准备,甚至没有随身携带魔杖。
现在想来大概也要感谢这个,不然他不能确保自己在听到“被落下”后会不会一时冲动甩给门口的Sean Parker一堆恶咒。
最后战争的高压和Mark的语气让Eduardo彻底爆发,事后回想起来,他那时的表现就和中了夺魂咒似的,他做了一个平时不可能发生的决定。
他冻结了Facebook的资金账户。

“Wardo,你是一名巫师,你有着强大的魔法。”Mark突然出声,他做了简短的总结。
“那么你为什么要通过法律的途径解决股份的问题?我是一个普通人,你完全可以拿着小棍子指着我——”
“怎么可能!”Eduardo被这个猜想吓坏了,“我绝不可能对你这么做,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主动......”
「去主动伤害你」
Eduardo把剩下的话咽进了喉咙里。

百万会员之夜的时候,黑魔王已经葬身在了霍格沃兹,Eduardo跨进Facebook大楼的时候,他的魔杖正妥帖地躺在贴身的口袋里。
当看到自己的股份,了解到Mark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以为自己会掏出魔杖来给眼前的小个子来个恶咒,可他却只是下意识地冲过去砸了一台电脑,放了几句虚张声势的狠话。
然后就急匆匆地逃跑了。

Mark很快就弄懂了巴西青年的言下之意,他微笑起来。
Eduardo却摇摇头:“我说得已经够多了,Mark,尽管我们已经胜利了,但战后重建依旧很危险,你不该卷进这些事里面来。”
“更何况我们也不会再有交集了,上个月飞到美国是我太过冲动,甚至没来得及善后,但这次不会这样了。”
为什么不会有交集?Mark正想反驳这句话,就看见巴西青年拔出了他的木棍指着自己。

“一忘皆空”

05

遗忘咒是Eduardo用得最熟练的咒语之一,他曾在大战时对很多麻瓜用过这个,在他的设想里,Mark会想曾经每个被施咒的人那样,把有关魔法的记忆抛之脑后,继续带领Facebook在硅谷开疆扩土。
因此在Mark再次出现在Eduardo面前的时候,他真的被吓坏了。

“Wardo,上次我告诉过你,我是做好了准备才来的,”暴君耸了耸肩膀,“那些记忆断片的绑匪已经给我提供了足够多的前车之鉴。”
“我身上有着足够多的摄像头和录音笔,现在是21世纪了Wardo,科技改变世界。”

“哦对了,摄像头的视频我已经保存了很多份,并且加密了很多次,一般人是删不掉的。”
Eduardo看着眼前得意洋洋的暴君,再次涌起了一棍子抽上去的冲动。但很快,他就发现了周围的不对劲。
本应该明朗的天气逐渐黑暗起来,温度在逐渐下降,那股勇气和希冀消退,虚无逐渐占据内心的感觉让Eduardo迅速反应过来——是摄魂怪。一旁的Mark虽然没有看见什么,但他同样有些不适地站起来。
该死的,Eduardo暗自咒骂,他所在的地方是霍格沃兹远处的一片平原,周围望过去一个人影都没有,也不知道Mark是怎么找过来的,他一把抓住Mark的手试图施展幻影移形,但是很快就失败了。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Eduardo几乎能看到摄魂怪那苍白的手和腐尸般的面目,他下意识得拽着Mark奔跑起来,一边施展着他所有学过的防护咒。
“那是什么!”Mark一边随着他奔跑一边大声问。
“那是——摄魂怪,”Eduardo简单解释道,“它会吸去快乐,让你想起最可怕的事,一旦被它‘亲吻’过后,你的灵魂和自我意识都会丢失。”
摄魂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尽管只有一只,或许是那群还没有被消灭干净的食死徒干的,Eduardo的脸色开始发白,作为巫师,他比Mark更容易受到摄魂怪的影响,他的身体开始冰凉,美好的一切似乎都在离他而去。
“Wardo!Wardo!”Mark立刻发现了Eduardo的不对劲,他的语气充满了焦急,“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抵御摄魂怪的?”
“守护神咒可以打败它们。”Eduardo哆哆嗦嗦地开口,绝望和腐臭快把他逼疯了。
“那就用它!”Mark的表情急迫起来,Eduardo看起来真的糟糕透了,他紧握着巴西青年没拿魔杖的那只手大声道。
“我做不到!”Eduardo以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

百万会员之夜以后,Eduardo发现自己再也施展不出守护神咒。
那本来对他而言是最容易的咒语,他的魔杖曾经轻而易举就可以召唤出守护神,只需要想想母亲的怀抱,或者哈佛H-33的悠闲时光,但是那个夜晚改变了一切。
那次清理残存的食死徒时,从后方冒出了一只摄魂怪,Eduardo举起魔杖集中精力,却发现自己的魔杖毫无动静,无论是母亲温柔的抚慰,第一次成功施展魔法的欣喜,还是收到霍格沃兹录取通知书的兴奋都不行,他的大脑里反复下着一场大雨,还有Mark那声「left behind」。
那些悲伤疼痛的记忆在他的回忆里阴魂不散,在摄魂怪的放大下将他彻底淹没,Eduardo擅抖着跪倒在了地上,幸好凤凰社的成员及时回援,才让他免于摄魂怪的“亲吻”。
在那之后他做过很多次尝试,最后Eduardo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他再也施展不出守护神咒了。

“为什么?”Mark询问道。
“施展这个需要条件,需要巫师需要集中精力,竭尽全力回忆某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我——我做不到了。”Eduardo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他在极力思索逃脱的办法,Mark不应该被牵扯进来,他必须确保Mark可以毫发无损的离开。
“快乐的事情?”Mark在巴西青年背后喃喃自语了一句。
然后他用力抓住了Eduardo的肩膀,强迫他转向自己,在Eduardo讶然的目光中,Mark重重吻上了眼前的青年,温热的感觉唤醒了僵硬的巴西青年,接着大片大片的白雾从他握着的魔杖顶端飞出,从雾中跳出了一头优雅的麋鹿,它尖锐的角顶向了凶恶的怪物。

摄魂怪很快就被赶跑了,但这个吻却没有停下来。

“你的处境还很危险,你需要我......的吻,”回去的路上小个子卷毛理直气壮地扣着Eduardo的手,“不用想对我施展什么遗忘的巫术,我录下的视频足够我弄明白一切了。”
巴西青年看上去想说些什么:“可是......”
“可以等到那些敌人——你说的黑巫师被全部消灭了,我们再考虑这个。”
“......好吧”

06

“众所周知,黑巫师十分狡猾,并且有着蟑螂般顽强的生命力,为了确保Wardo和我的人生安全,我们得确保一个一辈子绑在一起的方法才行。”
于是在后来的婚礼上,Facebook的暴君信誓旦旦对着所有魔法界的来宾这么表示。
“......闭嘴,Mark。”

THE END

评论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