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比亲妈

只萌ME/SK/盾受/00Q

【ST/Spirk】虎父犬子 vol.6 完结!鞠躬!撒花!

cicero:

简介:TOS与AOS的交叉。小舰长在小时候被扔进了儿童保护机构,老舰长收养了他。小舰长有了两个老爹,他们给予了他很多关爱和教育,于是有些(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上一集:  01    02    03    04    05




McCoy全身散发着'我是不好惹的'气势,对坐在餐桌斜对面的瓦肯人怒目而视。瓦肯教授顶着他的怒视,连眉毛都不抬一下,继续慢条斯理搅动碗中的蔬菜汤。他们这个奇异的组合引来许多学员好奇的目光。




McCoy磨了磨牙齿:“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Jim骗到手的,也许是用那些邪恶的瓦肯巫术——但给我听明白了,别你的脏手放到Jim身上。你是他的教授!如果你对他做出任何超越师生关系的行为,我发誓我的举报信会把学院的邮箱挤爆!” 




“McCoy学员,我向你保证T'hy'la在瓦肯文化中是神圣的。我与Jim的羁绊受到联邦法律的保护。“


 


McCoy咔嚓一声把苹果掰成了两半:“说不定全是你鬼扯的。“


 


Spock淡淡看了他一眼:“McCoy学员,你对Jim展现出了过度的保护欲。从今以后,照料Jim将是我的责任。”


 


“放你的——”


 


“嘿,男孩们,和平相处好吗?”


 


就在他们的战火即将升级之际,Jim按住McCoy的肩膀制止了他们。McCoy说出一半的脏话被咽了回去,而Spock带刺的冰冷目光换成了温暖的注视投向Jim。Jim端着食物在McCoy身边的位子坐下,他们三人安静地开始进食午餐。


 


Jim嚼着汉堡打破了沉默:“你们两个可是我未来的CMO和大副,别总是搞得像斗狗似的。爱你们哦。”


 


“你还打算让他当大副?”


 


“Jim,容我指出,更大的可能性是我将成为你的舰长。”


 


Jim舔了舔嘴角边的番茄酱:“我打算从舵手当起,不过迟早会搞到自己的船的。相信我Spock,我比你更适合舰长一职。你会是我的大副和首席科学官。”


 


Spock点头:“我可以看到其中的逻辑。不过为了锻炼你的能力,Jim,你必须用履历证明自己。我不会因为你是我的T'hy'la便放权给你。”


 


“当然了。”Jim抛了个媚眼给他,接着他转头对McCoy说,“Bones,我们会是最棒的指挥组合。你是知道我的野心的——超越James的传说。离开你我可办不到。”


 


“好吧。”McCoy说,“当这只地精的CMO我就可以尽情扎他了,这样看也不错。”


 


Jim在旁边偷乐。Bones和Spock在内心深处同样正直善良。他有预感,终有一天他们会认可彼此是值得依靠的好友。不过在那之前,他恐怕得积极充当润滑剂的角色。


 


Jim问道:“对了,你们感恩节有安排了吗?我在计划一次短途野营旅行。”


 


Spock目光不善地看向McCoy,McCoy咧开嘴给了他一个无所畏惧的笑容。他说:“我本来是对你们这种童子军活动不感兴趣的。不过外星锅盖头去的话我当然也要去,免得他在荒郊野外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蠢小子。”


 


Jim微笑道:“很好。顺便一提,James和Spock大使也会来,据说还有一个他们的老朋友。”


 


McCoy闻言差点把果汁喷出来。Spock缓缓眨了眨眼,脸蛋变得比平时更加苍白。


 


“等等,你应该先说这个的!去你的Jim,这是个陷阱!”


 


“Jim……”Jim得以欣赏万年难得一见的瓦肯人不安的样子,“你的两位父亲是否对你伴侣的种族,或者性别有所偏好?”


 


“哦,对了。”McCoy露出险恶的笑容,“有人要见家长了。不知道那两位大人物对于他们的儿子被禽兽老师诱拐了作何感想。这样看来我的确不能错过这次旅行。”


 


Spock几乎是如坐针毡了。


 


Jim伸出手,握住Spock修长的手指:“放心,他们会喜欢你的。只是他们一开始不会说出来而已。”


 


“天知道。”McCoy冷笑。


 


---------------------------


 


他们去野营的那天气温急转直下。Jim在出发前反复检查Spock的保暖衣物是否带足了,McCoy在一边酸溜溜说了很多风凉话。


 


“Bones,你这算吃醋吗?”Jim说。


 


“我要早发现你是个见色忘友的小混球,就不会操心你了。”McCoy不爽道。


 


夹在中间的Spock说:“先生们我们该启程了,否则赶不上集合时间。”


 


Jim麻利地坐上驾驶座,Spock则在McCoy的眼刀中坐到Jim身边。


 


“Jim,你为何不使用自动驾驶?这样你能在路上好好休息。”Spock问。


 


没等Jim回答,McCoy就插话进来:“他是过分压抑后的报复性反弹。他家老爹不让他开车,他就抓住所有机会把着方向盘不放。”


 


Jim哼着小调启动了引擎:“我可是个优秀驾驶员,说不定舰队会因为我是个过分出色的舵手而舍不得升我舰长。”


 


“自吹自擂自大狂。”McCoy在后排座位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Spock为他辩护道:“根据Jim的驾驶课程成绩,我相信他所言非虚。”


 


“谢谢你,指挥官。”Jim给他一个飞吻。


 


之后Jim和Spock聊起了深空探索的话题,McCoy根本插不上话。他索性开始闭目养神,直至迷迷糊糊地入睡。


 


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达了国家公园。Spock和Jim取出登山包准备开始徒步。Spock坚称自己有瓦肯三倍力,应该为Jim负担更多行李。Jim拒绝了他,让瓦肯人有点失落。


 


“你为什么不来帮帮我这把老骨头呢,教授?”McCoy走过他们身边。


 


Spock冷漠地说:“你是个健康的成年人,医生。你完全可以照顾自己。”


 


“偏心的尖耳混蛋!”McCoy原本还打算在James上将和Spock大使面前为他说几句好话,现在去他的吧。


 


他们花了小半天爬到露营区。在开阔的草坪上他们能眺望群山,静谧的湖水从他们身边徐徐流过。今日的视野不是太好,有薄雾遮住了远方的景色。公园的管理员保证明天的太阳一出,他们便可以尽情欣赏深秋美景。


 


James传讯息给他们说已经到了,Jim和Spock却找不到他的踪迹。McCoy让他们两个自个忙活去,自己安逸地绕着露营区边缘散步。


 


接着他捕捉到了某个声音。


 


“你们说只带了一顶帐篷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晚上要和你们睡在一起?我会长针眼的!记住,都是你们的错!”


 


这个愤世嫉俗的声音引起了McCoy的好奇。他绕过身前的大树,撞上了一双冰蓝色的眼睛。


 


刚才大声嚷嚷的人也看到了McCoy。他正面对着两个让McCoy觉得很熟悉的背影。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摆出和善的样子问道:“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年轻人?”


 


另外两个人也转了过来。McCoy认出了他们,正是James上将和Spock大使。


 


James径直向他走来,宽厚的手掌攀上他的肩膀:“这不是我们的小医生嘛。来来,McCoy,这个人你必须要认识一下。你可以叫他Lenny,他是我们的老朋友。”


 


Lenny比McCoy更年长,也更矮些。McCoy听出了他的南方口音。


 


“McCoy。”被James叫做Lenny的男人感兴趣地打量他,“哼,是个医学生?”


 


McCoy说:“是的,星舰学院医学系就读。不出意外的话,早晚会被Jim那个混小子拉上太空。”


 


Lenny哈哈大笑:“可怜的年轻人,你很快会发现学医根本救不了这群用脚趾头代替大脑思考的星舰舰长。”


 


James伸出双臂,一左一右揽住他们:“好了,我相信两位医生接下来有很多共同话题能聊,比如一起抱怨他们的好友是多么不靠谱。不过在那之前,我想问问Jim和Spock在哪里?”


 


McCoy回头吼道:“Jim!大地精!我找到了James他们!快过来!”


 


“就来!”Jim的声音远远传来。


 


他们六人终于聚齐。James负责为大家介绍了Lenny和Spock教授两人,剩下的人早已彼此熟悉。Leonard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这位可敬的老医生是企业号上的CMO,曾和James以及Spock大使一起完成过五年计划。轮到Spock教授时气氛有些微妙,Spock干巴巴地向Jim的两位家长致以问候,两位医生则站在一边看好戏。


 


天色不早了,他们得为过夜做起准备。饱受学院野外生存训练的年轻人们很快支起了帐篷,正当他们转过身想要炫耀一番的时候,发现年长组都已经拿出炊具煮上了蔬菜汤。


 


Spock大使负责检查他们的劳动成果:“帐篷的搭建非常稳固,然而在速度上还有改进的余地。你们需要时间磨合团队配合。”


 


“我猜学院的训练还是比不上真正的外遣任务。”Jim不甘心地认输。


 
 
 
 


之后James朝他挥手道:“Jim,要去钓鱼吗?”


 


“当然!”在Spock不舍的目光中Jim头也不回地向父亲跑去。他们俩拿上钓竿,沿着山坡走向湖边。


 


Leonard也找到了事情做。他从行囊里拿出军用酒壶,招呼McCoy道:“年轻人,你喜欢波旁酒吗?过来陪我聊聊。”


 


“当然。”McCoy有些急切地坐到老医生身边。


 


他们守着刚煮上的晚饭,惬意地享受晚风。


 


于是只剩下两位瓦肯人面面相觑。Spock在大使面前努力寻找话题,结果却是大使先开口:“陪我去散步?”


 


Spock点头应允。


 


---------------------------


 


McCoy喝了一口老医生带来的波旁酒,他立刻分辨出这是来自家乡的纯正味道。他被彻底征服了,McCoy决定要把Leonard列入最喜欢的人物名单。


 


“Leonard,Leonard。”McCoy飘飘然地呢喃,“我记得你。企业号的CMO,在太空医学杂志上的发文量远超其他星舰的医疗官。”


 


Leonard接过年轻人手中的酒壶,灌了一大口:“我请你喝我的珍藏,你就这样戳我痛处。企业号伙计,他们说是联邦的旗舰,那是个大谎话!她就是个麻烦吸引磁石。你绝对不会相信我们的舰长和大副被抬进医疗翼的频率,我真是遭不起这份罪了。”


 


McCoy扭头看向老医生。然而他脸上并没有愤恨的情绪,反而是满满的怀念。


 


“你很喜欢他们。”McCoy断言道。


 


Leonard随意一耸肩:“不然我为什么要去该死的太空?”他看向年轻人,遗憾地说,“可惜我看你也在走向和我相似的命运。现在悔悟还来得及。”


 


McCoy坐得有点僵了,他尝试舒展双腿。


 


“太晚了。我没法在Jim垂死挣扎的时候让别的医生把他从死神那拽回来。”


 


“为了这你可是要赔上一生啊。”


 


“我知道。”McCoy抬头看向夜色刚起的星空。


 


”唔。”Leonard沉思道,“那给你一些过来人的建议:随身带好墨镜防止被他们闪瞎。少和瓦肯人争论多用体检和无针注射器威胁他们。注意Jim的饮食否则他很快就长出他老爹那样的将军肚。还有他们拜托你医疗官本职工作以外的任务时千万不要答应他们,不然很快你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船上的万能小叮当。”


 


McCoy很不给面子地狂笑起来:“听上去就像是你的血泪史。”


 


“我可是警告过你了。”Leonard悻悻地拨弄营火。


 


“Leonard。”


 


“嗯?”


 


“我们究竟是怎么掺和进这堆破事的?”


 


Leonard看向他:“天性如此。”


 


McCoy摇摇头:“你说的对。”


 


他们再次分享了那瓶波旁酒。


 


“致太空。”


 


“致该死的太空。”


 


空气变得越来越冷,瓦肯人和地球父子都没有回来的迹象。两个医生靠得更近了点,用体温互相取暖。


 


Leonard用肩膀撞了撞McCoy:“我们有两顶帐篷,而我实在不想和James、Spock睡在一起。你说等下我要是提议我两一起睡,让他们四个滚一顶帐篷里有可能会被通过吗?”


 


“忘了这个主意吧。”McCoy呼出一口白气,“他们就是喜欢作弄你。你越是抗拒他们越要和你一起睡。”


 


Leonard沉默了。McCoy同情地搂过老医生的肩膀,算是聊表安慰。


 


---------------------------


 


Spock亦步亦趋跟在大使身后,专心致志低头计算着树林中蘑菇的种类。他原本应该有许多话题能与大使聊起,关于科学院,关于瓦肯,关于星际舰队。然而眼前的瓦肯人此刻只是Jim的父亲。


 


大使说道:“你选择了星舰学院而非瓦肯科学院,不同寻常的决定。”


 


一个出乎意料的话题。Spock坦言道:“最初这被视为一种反叛,瓦肯科学院轻视我的地球血统,于是我对他们做出了回应。然而我最近察觉那只是表层的原因,我——大概从那时起就在追求更多的可能性,并失望于瓦肯科学院未能提供令我满意的前景。”


 


“大概?”大使挑眉,“身为瓦肯人,你的用词可称不上准确。”


 


Spock抿紧了嘴唇。


 


“不过我同意你的意见。”大使望向远方,“现在的瓦肯过于保守。开放、包容、冒险,这些曾经促成璀璨文明的精神在我们的星球上被逐渐遗忘。这也是我这些年来一直在试图改变的一点。”


 


Spock说:“这些精神描绘的正是Kirk上将。”


 


大使的眼中闪过狭促的光芒:“我不否认。他是我的链接伴侣,我受到了他许多影响。”


 


“我也在Jim身上找到了同样的可能性。他不受常识束缚,勇于接受挑战,他的世界比我认识的更为宽广。”


 


大使严肃地盯着Spock,年长瓦肯人不苟言笑的样子仿佛逻辑之神的化身。Spock直面他的审视。


 


接着,大使身上的威严褪去了。他重新变回Jim那个温和的父亲:“别光看好的一面。你也会发觉他们不合逻辑,过分热衷危险,一把年纪了还孩子气。”


 


“地球人的性格是把双刃剑。”Spock说,“然而也正是这些不完美的部分塑造了他们。”


 


大使微笑着说:“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需要身边有一个重视原则的人帮他们掌舵。”


 


Spock感到一股暖意淌过他的腹部。他尽量保持瓦肯人惯有的冷淡,不让喜形于色。


 


大使开始领着他往回走:“你会发现James不愿轻易认可你。无需担心,他只是不放心把Jim交给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但这一天总会到来的。”


 


Spock借这个难得的机会提出了自己的疑问:“Jim……他是个开朗乐天的人类。不过偶尔我会看到他流露出忧伤的情绪,在他阳光般灿烂的精神中也有少数潜伏的阴霾。”


 


大使的视线低垂:“你应该已经得知Jim的身世。我们有幸在他童年时期就收养了他。他的母亲,Winona现在也已经在舰队重新找到了工作,Jim每个月会去看望她一次。表面上一切都好,然而仍有某些部分,某些埋藏的很深的部分,甚至连我们他都不让碰触。”


 


大使看向了Spock。


 


Spock点头:“我会守候,直到他愿意向我敞开心扉。”


 


大使转过身去。


 


“对了教授, 你知道吗?Jim和James一样,对心灵感应非常敏感。”


 


Spock差点一踉跄。对于瓦肯人而言,这个暗示可以说是恬不知耻了。想到其所隐含的意义,Spock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的鼻血淌下来。


 


---------------------------


 


“哈,又一条!我们的晚饭有着落了。”James把肥美的鱼扔进桶里。


 


在他身边,Jim闷闷不乐地撑起下巴盯着鱼竿。


 


“看来今天不是你的幸运日?”James伤口撒盐道。


 


Jim给了他一个白眼:“就你这样,居然还奇怪我为什么喜欢Spock比你多一点。”


 


James放下鱼竿,和Jim肩并肩坐到草地上。他们都觉得自己有话要说,又都不知道从何谈起。


 


“其实。”James轻声说道,“当初我想反对你选择星舰学院。”


 


“为什么?”Jim非常惊讶,他一直以为James以他的选择为荣。


 


“我和Spock,我们两个算是为联邦奉献了半辈子。我们连续参与了十年深空作业,面对过不计其数的危险。很多次我以为自己回不来了,会漂流在太空中,孤零零地死去。”


 


James的刘海有些乱了,遮住了他的额头。Jim没有说话,他第一次看到James如此脆弱的一面。这个男人总是过分自信过分耀眼,有时候让Jim都觉得刺目。


 


“但我确信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这不仅是为了实现我的理想,更是为了身后的家园。我们锐意进取,为联邦带来许多科学发现。我们挡住克林贡人和罗慕兰人,地球就能安然无恙。很多时候,是这些信念支撑我继续航行。”


 


James顿了顿。


 


“但是我很幸运。我活着回到了地球,拥有了Spock和你。然后看着你一天天长大,实现自己所有的潜能。好几次我对自己说,这就是回报,我想要的就是这个。联邦的年轻人平安成长,展开翅膀,有无限宽广的天空任他们翱翔。”


 


“我有了一个自私的想法。你只要待在安全的战线后方就好。有一天我会回到太空中,继续未完成的事业。那个时候只有看到你在我身后我才能安心。我不想你和我涉入同样的险境,太空太宏大了,遇到危险的话我没可能来得及救援你。”


 


“真不像一个舰长,是不是?”James自嘲道。


 


“但是后来你没这样做。”


 


“是的。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是Spock拦住了我。”James淡淡地说,“至今我仍有这个念头。”


 


Jim靠到他的肩膀上。


 


“我说过我想超越你。”


 


“嗯。”


 


“那不是真心话。”


 


“……你让我有点伤心,小子。”James有点鼻音。


 


“我想成为你。”


 


Jim抓了抓头发,努力组织语言。


 


“在我小时候,我看着你,那么高大,不可战胜。你金光闪闪的履历,好多好多的头衔,让我很骄傲有一个这样的父亲,又很害怕。”


 


“对不起,我好像说的乱七八糟。”


 


James拍了拍他的手背:“没事。”


 


Jim闭上眼睛:“但是我很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因为你很温暖,也很宽广。就算George还陪着我,他大概也不会比你更好了。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就模模糊糊地想,要是长大后能变得和你一样出色就好了。”


 


“要是我到三四十岁的时候和你一样就好了。”


 


James轻吻Jim的额头。


 


“你会是另一个传奇,Jim。”


 


Jim把脸埋到James的颈窝里,贴着他的肌肤笑了。


 


直到这时他们才注意到有两个瓦肯人默默站在他们身后,不知道听多久了。


 


“偷听不是一个好习惯。”James指责说。


 


Jim红着脸从James身上挪开。


 


“先生们,我们再不回去汤就凉了。相信此时医生们已有颇多抱怨。”大使说。


 


Spock伸手把Jim拉了起来。Jim努力把自己藏在他身后,避开大使戏弄的目光。


 


“我们回去吧。”还是James功力深厚,装作没事一样带领众人返回露营区。


 


---------------------------


 


当他们用过晚餐后,四个地球人也已经灌下过量酒精。他们都傻坐在草地上,瓦肯人们无奈地陪着他们。


 


“说起来。”Jim晕乎乎地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始下次五年计划?”


 


“嗯?”James的反应慢了一拍。


 


“拜托,你们不会以为我没发觉吧。企业号在进行为期一年的大修,舰桥人员的名单都被特意空出来了,James和Spock还频繁光顾舰队基地,所有线索都指向唯一的结论。”


 


大使说:“我们还能陪伴你四个月,Jim。”


 


Jim扭头钻到Spock怀里:“哼。”Spock轻柔地搂住了他。


 


“你也去吗,Leonard?”McCoy问背靠着他的老医生。


 


“不然jimboy和绿血妖精不出一年就能把自己整死。”他哼哼道。


 


在一片寂静中,James高声唱到:


 


”我必须再去看看大海,


 


去看那寂寥的大海与长天,


 


我只要一艏高高的航船,


 


还要一颗星星为我导航。”


 


Leonard适时破坏了气氛:“你喝太多了。给我滚回去睡觉。”


 


James的脸颊也已经满是绯红:“是我们一起去睡觉,医生。”


 


Leonard感觉脖子后面凉飕飕的。他警惕地看向大使,大使无奈摇了摇头。


 


“再稍微呆一会。”即使已经哈欠连天,Jim也不肯乖乖上床,“在城市里看不到那么多星星。”


 


他们都抬头看向星空。这就是他们守护的疆土,他们永远的旅程,他们注定的归宿。


 


Spock说:“我见过很多次这副景象,每一次都有所不同。”


 


“她太大了,大得让我恶心。”嘴上这样说着,Leonard却仍痴迷地盯着天空。


 


“我们很快就会回去了。”James呢喃。回去,他一定是着了魔了。


 


“稍微等等我。”Jim埋在Spock的怀里就快要睡着。


 


没有人说话。他们都在压倒性的宇宙面前感到自己的渺小。但身边有温暖的同伴,这一点点热量足以让他们无所不能。


 


他们都准备好了再次出发。


 


银色的河流将黑暗分开,无数星点在他们头上闪耀。


 


尾声


 


James又坐上了舰长椅。他环顾舰桥,感到无比怀念。


 


Spock,Leonard,Uhura,Scott,Sulu,Chekov。他们似乎只分开了短暂的一天。


 


“Uhura,全舰广播。”他命令道。


 


“Aye,Captain。”


 


“我们回来了。这艘船上大部分都是老面孔让我相当失望。”


 


舰桥上传来低低的笑声。


 


“我也很高兴看到一些年轻人出现在这里。如果说这些年里有什么真正改变的,那就是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成为了父母。现在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已经追在我们身后,扬言要超过我们。”


 


Uhura与Scott相视而笑。Leonard想起了已经亭亭玉立的女儿。Sulu与Chekov也都成为了父亲。


 


“不过我们可以为他们把标准再定得高一点。未来属于他们,但我们的旅程尚未结束。出发吧,去探索新的世界,航向前人未至的洪荒。”


 


在几近无限的宇宙中他们从不曾孤单。因为在他们身后,新的风帆即将起航。


 
 
 


-END-


 


我觉得吧,这个可以说是Perfect Ending了。我写完最后一章,再回过头来看看觉得这可能是我码字以来自己最喜欢的一个章节了。


 


TOS里老舰长诵读《海之恋》的那个情节真的秒杀我了,堪称我TOS里最喜欢的时刻。


总之这个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鞠躬。


 


我真的蛮喜欢这个两代梗的,自己都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希望有其他太太也能写这个梗,好让我有粮吃,不用自割腿肉(泣)。另外我在考虑要不要开个前传,写小Jim刚被James收养,那个鸡飞狗跳的时期的故事。只是一想,不一定写。


 


老舰长太棒了,老大副太棒了,老医生太棒了。希望有一个世界他们能始终航行下去,不用生离死别,永远快快乐乐。爱他们~




最后再次感谢 @Not a Dalek 姑娘的脑洞。码这篇文很爽,也很痛苦,也很爽。



评论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