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比亲妈

只萌ME/SK/盾受/00Q

闲谈

_Elensar_:

  “几年前我在旧金山,”Jim看着舷窗外面的宇宙说。大多数时候,宇宙并非那些特效大片里看到的那么瑰丽灿烂,而是寂静,漆黑,只有离他们最近的星球散发光芒。Spock坐在Jim对面安静的听着。“我曾经想我为什么要到宇宙中来。Pike的建议对我来说的确颇为诱惑,但是并不意味着那时候的我已经到活不下去的地步了。”


  “我以为冒险是你的天性,而游走于法律边缘,算得上是你的一种天赋。”Spock挑起了一边眉毛。


  Jim笑了,喝了点威士忌,他的脸渐渐变红。“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Spock。也许对于你来说,宇宙航行是一件普通的事。踏上一艘飞船从瓦肯来到地球,甚至走到更远,那不过是一次乘坐一次交通工具,你的目的不在飞行本身。但是对于那时候的我,我还从来没有离开过地球。”


  “的确。”Spock思考了一下。“指挥和驾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对吧。”Jim有点得意。“我最开始真的以为自己为自己找了一份公交司机的工作,甚至一度觉得我为了这个放弃我曾经的那种生活绝对是疯了。”


  “所以是什么改变了你的想法?”Spock有点好奇。


  “是企业号。”Jim耸肩。“当然是企业号,还能会是别的么?我第一次离开地球,就是去火星的训练基地参加军事训练。然后我在太空船坞远远看到了她。当时我想:哦,该死的。即使只是个公交车司机,我至少有一辆漂亮的公交车。”


  “这倒是个我从来没想过的角度。”Spock颇有兴致。


  “我猜我能得到她,是因为我确实比其他人更想得到她。”Jim想了想。“在学院的那几年我比大多数人更努力,比小部分人运气更好。那些所谓的联邦的理念,那些探索和宇宙并没有干扰到我。或者说虽然我认同它们,但是它们于我并没有起到太大的鼓励作用。那些年我只是单纯的想要成为一个舰长,或者说成为企业号的舰长,我渴望她渴望的发狂,就像我7岁那年一定要我妈妈带我再坐一次公园里的小火车一样。”


  “偏执是成功者的一大特性。”Spock分析。“人类的行为总带有很多非理性的色彩,但是偏执有时候接近于我们的最高逻辑。或者说,无论是出于分析还是出于情感,我们最终都需要看清自己的内心。”


  “你说的对。”Jim认同。“但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不够的,重点是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想要做的事与我的才华相符。我一辈子都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或者做一个像Bones那样的医生。但是我可以做一个好的公交车司机。”


  “你得到企业号之后呢?”


  “我近几年才开始思考那些我背的很熟的口号,并且一点点理解他们。在我得到企业号之后,我突然发现我好像失去了目标。我已经做到了最好,舰队最年轻的舰长,而且是旗舰的舰长。我和我的船灵魂共通,休戚与共。但是这是不够的,毕竟如果一个人25岁就失去了全部人生目标确实悲惨了点。”


  Spock难得的笑了。“我并不觉得你活的像一个没有前进动力的人。”


  “是啊,所以我第一天坐在舰桥的时候,我问自己,我接下来要做什么。”Jim放空了眼神。“我第一次想起那些曾经对我来说过于假大空的东西。探索,传播和平的理念,甚至那些战争。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公交车司机,比起公交司机,我更像几个世纪之前,尚未发现新大陆时候的水手。”


  “船长。”Spock纠正了Jim的措辞。


  “不,所以船长首先都是水手。”Jim挠了挠头。“我一瞬间有点恐惧,宇宙比地球的海洋大的多,不过我猜人类面对未知的恐惧应该是一样的。但是很快我告诉自己,如果古代的那些人能发现新大陆,那么我也能。并不是大海没有尽头,只是大海的尽头尚未被我们发现。”


  “有时候,我觉得人类在鼓舞士气的方面颇有造诣。”Spock说。“也许这是你们的天性,面对未知你们总能在恐惧和兴奋之间找到一种特殊的自信。总是冒然相信别人与你们可以秉承一样的理念。”


  “那是因为我们相信所有人都恐惧未知。”Jim想了想说。“我们的理念很多时候是为了让更多未知变成已知。探索是为了让我们生活的更好,和平是为了让我们更远离死亡,知识总是能带给人类改变,这是旧时代几千年的战争给我们的教训。”


  “瓦肯人最终走上了逻辑的道路,但是人类的道路确实更有趣一点。”


  “逻辑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天性,面对未知的兴奋,肾上激素飙升的感觉,人类一直需要这个。如果没有肾上激素,生活就少了太多乐趣。而人类是需要被乐趣填满生活的种族。”


  “所以你在这里找到了乐趣。”


  “当然。在我得到企业号之后,我就明白了:企业号只是一艘星舰。她可以赋予我很多抽象的含义,给予我动力,让我只要在这里就很安心。但是她也只是一艘星舰,仅此而已。所以我还要更多,除了最初那些任务,到现在,我们的五年任务也接近一半,我所想所做的,仍旧是我能做的全部。有时候我也喜欢找点乐子,或者说游走在法律边缘,探索时空的奥秘,寻找宇宙的真谛。但是我终究要回到这里来。有时候我仍旧只是一个公交司机,不能做超出一个司机的职责范围的事。我仍旧需要带你们走出来,走到宇宙中去,而我更重要的职责是再安全的带你们回家去。”


  “我觉得你做的早就超出司机的职责范围了。”Spock不屑。


  “也许我的定义和你的不一样?”Jim打趣道。“而且我并不是真的公交司机,毕竟我有一艘星舰。这偶尔会让我变得膨胀。”


  “所以你需要我。”Spock理智的说。“提醒你不要走的太远。”


  “是的。”Jim想了想。“我猜大多数时候我需要在完成工作之后再给自己找个借口放松一下。比如:Jim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所以为什么不去用更有趣的方法达到目的?”


  “你所谓的有趣可以被我理解为鲁莽么?”Spock翻了个白眼。


  “也许吧。”Jim无所谓的说。“但是更多时候有趣只是有趣本身。我只是发现我能做的比我想做的还要多,这才是不断激发我潜能和创造力的关键。”


  “你总是喜欢把平凡的事做的不平凡。”Spock指出。“也许这是伟大的关键。”


  “不,Spock。”Jim笑道。“关键在于:人类走到更好的社会是必然的,或者说任何一个种族都将慢慢在漫长的岁月里走到越来越好的未来,否则他们就会被自然所淘汰。而我,只是幸运的生在了这个年代,不得不遵循着星联和星舰所代表的那些含义,实际上我亦是被地球人和企业号舰长的身份所代表。如果摒弃这些,你看我,Jim Kirk这个单纯的人,我只是做到了我所能做到的最好。然而我也会犯错,会失去目标,会茫然无措。甚至我一度想放弃企业号,因为我发现在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之后,强大的空虚感会把你吞噬殆尽。而我所有的努力也不过让我成为了一个好的舰长,抛却那些被肾上激素支配的骄傲时刻,我觉得能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做到我能做的最好,这只是我的职责罢了,和那些人生价值或者乱七八糟的事没有任何关系。”


  “那又是什么让你留在了企业号?”Spock问。


  “因为,除了那些我喜欢的宇宙探险,还有那些理想,和平的理念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还不小心在我的乘客中找到了一位从宇宙中来到我身边,并值得我与之共度终生的人,从而让我与这个宇宙永恒的捆绑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