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比亲妈

只萌ME/SK/盾受/00Q

【TSN/ME】旅途(迟到的六一贺文,一发完)

无梦:

还是没赶上六一Orz。。。


说好的甜文~


【注:加粗部分为葡萄牙语】


==============================


Lucrecia傻傻地站在都柏林市区南面三一学院旁边坦普尔酒吧门口,看着人来人往,耳边都是当地的爱尔兰语,还夹杂着她同样听不懂的英语。


她现在后悔极了。


昨天Lucrecia和男朋友大吵了一架,于是她赌气地买了飞往都柏林的机票,随便收拾了一些行李便离开了家。而现在,她意识到自己之前和朋友说好的碰头时间和地点似乎是出了差错,手机和钱包也在出机场的时候不知是丢了还是被人偷走了,异国的街头,她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正琢磨着该怎么去大使馆求救的Lucrecia瞥见了一个从酒吧里出来的男人,他穿着米色衬衫,搭配了白色的长裤,肩上还斜背着一个小背包,头发也有些许凌乱,手上还提着两瓶Guiness,看起来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观光客,却因为长了一张英俊的脸而让Lucrecia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尽管男人看起来已经年纪不小,却给人一种年轻的活力。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而当他接通电话、说完第一句话之后,Lucrecia激动得差点哭出来。


他说的是让Lucrecia此刻感到无比亲切的葡语。


妈妈,你不需要担心,我们会照顾好Lucas的。


过几天我们就回去,总得让Lucas过完儿童节,毕竟已经答应他了。


他不会的,放心吧。


男人笑了起来,眼角的纹路变得更深了。他说了声再见,便挂了电话。Lucrecia走上前去,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心情。


先生?


男人有些惊讶地转过头来,看见Lucrecia后立刻露出友好的笑容。


嗨,你好,你是巴西人?


是的,先生,我就是听到你在说葡语,所以才敢和你搭话的。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Lucrecia将自己的遭遇向男人说了一遍,对方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这让Lucrecia又提起了心。片刻后,男人又重新露出笑容。


我现在急着回旅馆,如果你肯相信我的话,你可以先跟我走,到时候在看能不能联系上你的朋友。


天呐,真是太谢谢了,是我该感谢你肯相信我才对!


Lucrecia跟在男人后面,觉得上帝还是眷顾自己的。


我叫Lucrecia,你呢?


Eduardo。


一个人旅行?


我和我的家人一起。”男人冲她调皮地眨了眨眼,“我答应了我的小家伙儿,陪他来都柏林过儿童节。


你真是个好父亲。


既然决定要做父亲,肯定是要做好才行。”Eduardo看了看手表,“他大概已经等了很久了,介意我们加快点儿速度吗?


当然不。


 


赶到旅馆,Lucrecia就看到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从里面冲出来,扑进了Eduardo的怀里。男孩儿有着柔软而蓬松的卷发,可爱的小脸蛋还保留着婴儿肥。Lucrecia想着,应该就是之前电话里听到的Lucas了。


“Papa,你去了好久!”


“真对不起,亲爱的。”Eduardo蹲下来亲了下男孩儿的脸颊,“作为补偿,等一下带你去吃冰淇淋。”


“我要两个球!”


“没问题。”


Lucas欢呼着,蹦蹦跳跳地又跑了进去。Eduardo对Lucrecia笑了笑,示意对方一起进去。旅馆不算高档,但是却很干净简洁,又是自助式,让人感觉就像住在自己家里。然后Lucrecia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她抬头望去,看见一个卷发男人正站在楼梯上,手里抱着Lucas。


Lucrecia总觉得这个人眼熟得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对方明显愣了一下,盯着Lucrecia的眼神让她觉得后脊一阵发凉,然后他对上Eduardo的目光,挑了挑眉。


“她叫Lucrecia,在这里遇到了些麻烦。”Eduardo笑着简单解释了一下,“我想着看能不能帮她联系上她的朋友。Lucrecia,这是Mark,他会葡语。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所以你们是兄弟?


Eduardo爆发出一阵大笑,而Mark变化的眼神让Lucrecia明白自己大概是说错话了。


我是他丈夫。”他的语气简直可以把这里变成冬天。


我可能待不下去了。Lucrecia委屈地想。


哈哈,我就说嘛,你们长得一点儿也不像!


Lucrecia尽可能露出最友好的微笑,那人耸耸肩,一副了然的模样。Eduardo走上前和Mark交换了一个短暂却甜蜜的吻,Mark的眼神才变得轻松起来。


“哦,天呐,papa!”Mark怀里的Lucas嚷了起来,幼稚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可爱的无奈,“不管如何,我还在这儿呢!”


“Lucas,成熟点儿,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了。”


“居然还是我的错咯?”Lucas嘟起嘴,“Daddy,你还能更厚脸皮一点儿吗?”


“你papa主动亲我的,你怎么不说他?”


“你比较好欺负。”


“看来回去之后得给你再加点作业了。”


“你犯规!哼,那我就要papa每周陪我睡五个晚上!”


“想都别想。”


“嘿,小家伙们,到此为止。”Eduardo分别揉了揉两人的卷毛,“我之前交代过什么?Lucas,你不想吃冰淇淋了吗?”


“……对不起,papa。”


“Good boy。Mark?”


“Wardo,我——”


“Mark。”


“好吧,对不起……”


“Good boy。”


尽管听不懂,Lucrecia已经可以从他们的语气和神情推测出大概的意思。


果然还是走吧。Lucrecia在心里哭泣。我真特么多余。


 


到了甜品店,Eduardo帮Lucrecia也点了一份双球冰淇淋,四个人坐在一起有一种别样的和谐。


这里的冰淇淋很棒,这么热的天,正好解暑。”Eduardo一边擦去Lucas嘴角的糖渍,一边笑眯眯地对Lucrecia说着,“希望你喜欢。


Lucrecia连声道谢,内心感慨着:这个人笑起来真好看啊真好看,Mark瞪着自己的样子真可怕啊真可怕。


吃完后,我们就去大使馆吧。”Mark说,“看他们能不能帮你联系上你的朋友,越早越好。


听出Mark真正意思的Lucrecia偷笑着,想想也的确不能再打扰他们的家庭时光了。


你慢点儿吃,也不急这一会儿。”Eduardo见她吃得飞快,急忙递过去纸巾,“小心别冰着了。


Lucrecia抬头对上Mark的目光,立刻又吞起冰淇淋来。


急,特别急!


 


结果因为堵车的原因,等他们赶到时,大使馆已经闭馆了。


看来得等明天了。”Eduardo叹了口气,“要不你跟我们回旅馆吧,我给你另开一个房间,不然你现在也没地方住。


真是麻烦了……


Lucrecia愣是半天没敢朝Mark看。


 


 


半夜,Lucrecia迷迷糊糊醒了过来,于是她爬起来准备去客厅倒杯水。然而她下楼时却看到Mark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Eduardo则睡在他的大腿上。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两人身上,显现出一种梦幻与不真实感。从侧面看去,Mark的神情温柔极了,他凝视着Eduardo,如同是在守护着他的珍宝。而Eduardo看起来也是睡得如此的安心与惬意,他几乎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这个男人。然后Mark慢慢俯身,吻上了Eduardo的嘴唇,深情却没有更进一步。他闭着眼,享受而投入,又带着一丝小心翼翼。尽管Mark如此轻柔,Eduardo依旧睁开了眼,他们的视线彼此纠缠,露出亲昵而幸福的笑容。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两个小时前。”


“你就这样坐了两个小时?怎么不叫醒我?”


“我喜欢看你睡觉的样子。”


“好吧,我喜欢这个理由。那么,我们说到哪儿了?”


“下一次旅行。”


“对,我想去卡萨布兰卡。”


“我猜你又是看了哪部电影?”


“嘿,那部电影可感人了!还是,你不喜欢那儿?”


“你知道的,无论哪里我都陪你去。”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开始准备Lucas的入学。”


“我会给Lucas挑一个最好的学校。”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Lucas就要去读一年级了,感觉就像是昨天他还是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小不点。”


“我倒是挺高兴的,他总是缠着你。”


“亲爱的Zuckerberg先生,你已经快四十岁了,是时候长大了。”


Eduardo努力装出一副无奈而头疼的样子,但他的表情却能让人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抬手消除了两人最后的一点距离,Mark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叹息,捧着Eduardo的脸,加深了这个吻。


Lucrecia站在不远处,发现自己红了眼眶。她转过身,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


此时她才明白,原来Mark并不是一个冷淡的人,他只是把自己的温柔全给了他爱的人。那些温柔几乎打破了语言的障碍,即使是Lucrecia,也能从那些她不懂的话语中感受到这份爱。Mark和Eduardo,既像是刚刚坠入爱河的年轻人,又像是已经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伴侣。红颜逃不出岁月镰刀的重围,时光在他们脸上刻下痕迹,却也将他们的爱情打磨得如此美丽耀眼。她想起了自己的恋情,疲惫而痛苦,不过是两个不契合的灵魂彼此折磨罢了。或许这次回去后,她该勇敢地做出决定。


 


 


第二天,Lucrecia早早起了床。Mark抱着Lucas下楼时,她正好完成了早餐。


早上好,Mark。”Lucrecia灿烂地笑着,“早上好,Lucas。


早上好,Lucrecia。


Eduardo呢?


他等一下就下来。


Lucrecia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对Mark眨了眨眼,然后她看见对方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等到三人吃完了早餐,Eduardo才慢悠悠地走下来。当他看到Lucrecia的表情时,也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


“早上好,Wardo。”


“早上好,papa。”


“早上好,my boys。”


他们三人彼此交换了亲吻。


 


 


在大使馆办好了手续,没过多久,Lucrecia就接到了友人的电话。


大门前,她对两人表达了自己由衷的谢意,并且希望到时回巴西后能邀请他们一家人吃饭。


不用客气,能帮助你我们也很高兴。”Eduardo笑着说,“只不过现在我们不住在巴西,可能无法应邀了。


哦,那真是太遗憾了。


彼此道别后,Lucrecia静静地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


人潮之中,Mark和Eduardo牵着Lucas,男孩儿不知说了什么,逗得Eduardo大笑起来。他的眼角已经有了显而易见的皱纹,但此刻他看起来却惊人的年轻。仿佛透过时光,你可以看到年少的Eduardo匆匆走过校园,鲜活生动。而Mark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Eduardo,他嘴角噙着微笑,脸上是难以言喻的平静与温暖。都柏林的阳光为他们添上了一层光晕,远远看去,时间停驻于此,就像是一幅画。


突然Lucrecia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便抑制不住眼中的笑意。之前第一眼看到Mark的熟悉感瞬间有了原因,她只是从来没想过,多年之后,自己会在这异国他乡遇到他们。


如此平凡而幸福。


 


===================END====================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评论

热度(169)